安徽维和警队:枪声伴眠子弹尖啸掠过身边(图)

时间:2019-09-10 09:42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安徽维和警队:枪声伴眠子弹尖啸掠过身边(图)

一年时间里,他们在南苏丹穿过枪林弹雨,走过硝烟弥漫的战场,经历血与火的考验。去年4月,中国第七支赴南苏丹维和警队出征,该警队由安徽警方单独组建,共11人。近日,英雄平安而归。6月17日,记者走近这群勇士,听他们讲述惊心动魄的维和故事。

一手扒饭一手驱蝇

“当地物资十分匮乏,缺水、缺青菜,唯独不缺苍蝇,我们经常一手拿着筷子吃饭,另一只手驱赶苍蝇。在难民营的小摊上买牛肉,我们都会看到苍蝇的数量能将肉面盖成黑色。”在马卡拉参加维和的王军表示,南苏丹是东非的内陆国,白天气温常年保持在40℃至45℃,除了面临高温考验,这里的生活饮水也很成问题。

安徽维和警队:枪声伴眠子弹尖啸掠过身边(图)

“在马卡拉只有一个小食堂卖水,还是限购的,经常出现缺水的情况。”不仅缺水,蔬菜在马卡拉也非常稀有,王军回忆起自己在马卡拉吃平包菜的经历时说:“那个平包菜我们都是剥开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吃,烂叶子都不舍得扔,吃到最中间的梗子时,我把它切成一片一片的慢慢吃掉。”王军说。

不仅王军所在的地区条件恶劣,整个维和部队所处的环境都十分糟糕,担任中国第七支赴南苏丹维和警队临时党支部书记、警队长的罗志勇说,一年来,不少队员们体重下降了十几公斤,还有人得了疟疾。参与维和的许志毅腹泻了一个多星期,张正辉被蚊虫叮咬后,身上的脓包一个月不见好转,至今留下深深的疤痕。

夜里枕着枪声入睡

“到南苏丹的第一天晚上,我刚入睡,就听到了密集枪声。”参与维和的黄磊说,自己和队友迅速从床上爬起来,穿好防弹衣、戴好防弹头盔,并电话联系其他宿舍队友,询问事态。事后才知道,当晚是南苏丹的国防军在追捕逃犯。一年时间里,他慢慢习惯了枕着枪声入睡。

黄磊回忆,去年八月的某个早晨,他和一名来自挪威的维和警察搭档前往难民营执勤。“近千人涌到行人通道,他们手中拿着砍刀、长矛,混在一起械斗,有人受伤。”黄磊与队友迅速将大门关上,切断难民营与外界的联系,随后在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等多方力量帮助下,平息了械斗。

安徽维和警队:枪声伴眠子弹尖啸掠过身边(图)

“事后,我们了解到,难民间的冲突是由一个很小的事情引发。当时有一个孩子拿了一部手机,引发双方家庭打架,继而发生两个部落间的冲突,引发了短暂的械斗。”黄磊说,执勤和巡逻时危险时时处处存在。由于语言不通,有的难民会故意刁难,甚至用木棍威胁、挑衅。而且偌大的难民营里住着不同的部落,关系比较复杂。

手中手雷随时爆炸

合肥的张凯是警队最年轻的维和队员,本次维和警队凯旋,他是队伍中唯一一名延期警察,目前仍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。战友们说,张凯在执行任务时,曾与死神擦肩而过。

当时一名危险分子将手雷携带至难民营,被发现时手雷的安全栓已不见了,随时都可能爆炸,但排爆人员赶到还要很久。危急时刻,张凯直接走上前迅速拿起手雷,将随时可能爆炸的手雷捧在手里,和其他维和人员一起分离雷体和引信,独自乘车将爆炸物移至空旷无人的区域,最终化解了危险。

类似的危险不止一次,去年11月8日深夜,在本提乌难民营内,由7人组成的一伙歹徒持2支AK-47步枪在难民营内抢劫。张正辉接到报警后和来自加纳的防暴警察一起去围堵这些歹徒。遭遇战中,歹徒们开火,子弹带着火光嗖嗖地从他头上和身边掠过。

相关推荐